无障碍说明

南美球员被欧洲挖断层 梅西难演老马个人英雄

记者林良锋述评

南美陷落了,德国成为欧洲第一家在这块大陆捧起世界杯的球队。历经84年,欧洲球队此前四次来犯均失意而回,格策的进球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

那不是一个必进的机会,较之之前胡梅尔斯冒顶送给帕拉西奥与诺伊尔一对一,格策射门角度更小,还是左脚。但德米凯利斯关键时刻失位,让格策能够从容施射命中远柱死角,而帕拉西奥面对弃门而出的诺伊尔,惊慌失措挑高,与进球擦肩而过。帕拉西奥不是阿根廷唯一失机的罪人,伊瓜因面对克罗斯送上门的大礼慌不择路打偏,梅西在格策得分的区域竟划门而过。

德国该赢,尽管赫韦德斯头槌击中门柱,许尔勒两次劲射遇阻,但凭借韧劲和集体的力量,他们笑到最后。德国该赢,不仅因为他们技术上有质的提高,更有丰富的赢球经验,知道怎么调度兵力,运用资源最佳。此次世界杯花落德国,也说明流行了大半个世纪的“南美技优”论不再成立,欧洲奋斗廿载,以高效的运作和雄厚的资金,将欧冠办成全球最华丽精彩的赛事,吸纳无数南美菁英献技,釜底抽薪让南美各级赛事档次下降,人才外流,时移世易,终于在技术上压倒南美。德国连败巴西和阿根廷两强,昭示南美抵抗欧洲已无关防。

德国和阿根廷对抗,仿佛廿四年前那场决赛重演。当时也是马拉多纳一人带领阿根廷挑战德国整体,尽管墨西哥裁判罚下两名阿根廷人,德国还是做不到运动战解决战斗,要靠一个似是而非的点球才勉强加冕,并不令人信服,至今老马仍坚持那是国际足联坑爹,剥夺了他们卫冕。此次,梅西带领阿根廷再斗德国,班底和墨西哥和意大利两届世界杯相似,老马能两进决赛捧杯一次,梅西却从未企及马拉多纳的高度,他的才华和状态早在几年前耗尽,败给一个运转默契的集体,不能怨天尤人。

阿根廷失利,是个人不敌集体的结果,这既是梅西的骄傲,也是他的不幸。没有梅西,阿根廷连决赛也进不去,比利时就能把他们挡在四强之外。可遇到更会比赛的德国,梅西个人不足以弥补阿根廷整体的短板,他也不再是四年前那个如入无人之境的梅西。

勒夫很幸运,作为克林斯曼的幕僚接掌帅印,遇上德国足坛人才辈出,点兵组队游刃有余,比当年扶正的前辈德瓦尔、福格茨条件还好;宿敌西班牙两次大赛挡道,此次小组未能出线,为勒夫夺冠除去心腹大患。萨韦利亚和他执教经历相似,曾在1998世界杯担任帕萨雷拉的幕僚,运气就差得多。虽然麾下有梅西,但他并没有驾驭梅西的能力和魅力,战术和人选要迁就后者。相反德国能调上新秀格策、老将克洛泽,变换打法打破僵局,扭转败局,萨韦利亚却在关键时刻失去中场发动机迪马里亚。

南美球员整体落后欧洲同行,欧洲大俱乐部阵容逐渐由本大陆甚至本国球员担纲,南美帅才也难以匹敌欧洲同行。佩莱格里尼和西蒙尼各自在英超、西甲有所突破,但属凤毛麟角,不能反映南美教练的整体水平,巴西将帅两缺,在本届大赛暴露无遗。南美经济和欧洲的巨大差异,在未来十几年难以消弭,随着欧洲在青训上的优势日益加强,南美是否还有机会扭转人才短缺的被动局面,将是个巨大的考验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

每日精选

微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