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巴西世界杯(英语:2014FIFA World Cup Brazil)是第20届世界杯足球赛。 巴西世界杯
世界杯首页原创节目视频新闻直击图片专题微视资料库赛程彩票
第10期 2014-06-17

足球富二代“逼死”穷小子

导语

一个是贫民窟走出的足球先生,一个是自幼吃穿都有人服侍的少爷,在葡萄牙和德国刺刀见红的较量中,默特萨克对位周薪是他3.2倍的C罗并未落下风。相较于惨败荷兰后被痛批的皮克,以及将板凳坐穿的法布雷加斯,同为富二代的德国后卫可是比他的小伙伴们显得靠谱多了。

C罗梅西童年若有1000万 还会踢球吗

童年时期的C罗与父母的合照

父亲是花匠兼杂工,母亲为糊口做过厨师和清洁工,家里穷到一周才吃得上一次肉,而且还是过期肉。即便如此,平均每半个月还得挨回饿,出身在这样的家庭,C罗从小就知道金钱的可贵。

相较之下,梅西儿时的处境也没好到哪儿去,父亲一个人赚钱养活四个孩子。当发现10岁的梅西患有生长激素分泌不足的毛病时,家里更是得挤出一半收入给他治病。而梅西所在的纽维尔老男孩又不肯负担全部医疗费用,阿根廷人一家几乎被逼至绝境。

试想,如果当时C罗家拥有家族企业,梅西贵为富三代,这两人还会走上足球道路吗?不敢说这两人一定会选择其他职业,但起码在因为乡村口音被里斯本竞技少年队的孩子讥笑时,衣食无忧的C罗能有掉头就走的资本;亦或是阿根廷经济危机来袭时,梅西一家不必孤注一掷远走巴塞罗那碰运气。

正因为穷,他们才深谙自己的处境有多艰难,即便现实再残酷,也必须硬着头皮走下去,因为没有金钱给他们铺好退路。

上亿身家为啥还跟穷孩子抢饭吃

人生赢家皮克出身豪门,父亲是律师母亲是大医院主管,外公是巴萨副主席

爸爸是知名律师,妈妈是大医院主管,外公是坐拥1亿欧元资产的巴萨副主席。衔着金汤匙出生的皮克本该念念贵族学校,跟公子哥儿们泡泡美女啦啦队员。而不是跟很多普通家庭孩子一起,每周3次去拉玛西亚青训营训练,虽然每次训练时间都不超过一个半小时。

对于出生就被注册为巴萨终身会员的皮克来说,足球似乎是最为优先的选择,不过千百种可能性中,皮克选择了最辛苦的球员。其实他完全可以考个律师证或者拿个博士学位,然后借助外公的关系顺理成章加入管理层。可他却选择了从青训体系开始踢球,一方面是出于热爱,一方面是增加阅历。

因为,皮少退役之后可是要成为巴萨主席的男人!就在几个月前,凭借世界杯和欧洲杯双料冠军身份,皮克顺利加入西班牙球员协会并成为副主席,对心怀大志的西班牙后卫来说,这条晋升之路显然比做空降部队更顺理成章。

足球 有时候就是兼职

钢铁大王之子皮尔洛拥有实业公司和私人酒庄等,踢球只是兼职

正如时年35岁的皮尔洛一样,在斑马军团和意大利踢球的同时从来没耽误过经商赚钱。他有个有钱老爸早已非新鲜事儿,但关键这个富二代几乎没靠过老爸。

作为布雷西亚钢铁大王,他家在全球50多个国家都有业务,而且在意大利著名的费列罗集团和梅拉钢铁都有股份,南非世界杯时纯盈利值就约为6.3亿人民币。不过皮尔洛却把家族企业丢给老爸打理,自己经营了一家帮助球员投资实业的公司,公司资产差不多有1.5亿人民币,他还拥有自己的私人酒庄等一系列实业。说实话,踢球那点收入已经远不及外快了。

像皮尔洛这样一心二用的富二代并非少数,他们大多家境富裕,早年因梦想选择足球,但随着年龄渐长,开始考虑接班家族企业或自己创业。譬如拿到经济学博士的基耶利尼、继承珠宝商事业的霍尔克拉,职业生涯后期的足球之于他们,更像是兼职。

贫民窟少年拿什么PK富二代?

巴西贫民窟中正在踢球的孩子

巴西街头,随处可见面黄肌瘦、赤脚踢球的孩子,即便反对世界杯的声浪从未停息,依然有人乐此不疲地踢着足球。在大多数贫民窟孩子心中,最向往的人不是高官显贵,而是小罗、阿德里亚诺之类的球星。因为跟他们经历相仿巴西巨星们儿时足够穷甚至更穷,一夜暴富的故事也足够吸引人。对贫民窟少年来说,要吃饱饭,要让自己的下一代不用再过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,足球是他们脱离贫穷最现实也是最有希望的出路。然而对于没背景没路子的穷孩子们来说,真正能踢出名堂可谓难上加难。可就在这万中选一的机会当中,偏偏还有不少身价不菲的富二代跟着“搀和”。

跟身为大能源公司继承者的德国领队比埃尔霍夫比起来,默特萨克只能算是家境富裕的中产阶级。可跟连糊口都成问题的贫民窟孩子比,衣食住行都有保姆照顾、家里后花园比足球场还大的默特萨克简直就是被仰望的级别。很难想象这样的富二代为什么甘愿在汉诺威接受每天8小时以上的残酷训练,一边练球一边读书之余还得义务照顾14名残疾人。

不努力勤奋,就是被活生生逼死的节奏

当天分资质差不多的穷小子和富二代在一起,后者努力勤奋又不下于你甚至比你对自己更狠的时候,你还能拿什么去跟人家PK?只能说,那就是活生生要逼死穷孩子的节奏。